香港“占中”終於清場,但事情沒完。曠日已久的風潮,給安逸中的國人敲響警鐘,應該引起一些思考。
  莫讓今日之“占中”變成明日之占“中”
  顏色革命離中國有多遠?問題已不成立。因為它無疑已在中國土地上發生,只不過香港這塊土地是中國的特定地域,只不過它沒有達到策動者的預期圖謀。
  “港亂”是一個信號,一個前奏,一個預演。它告誡國人:針對中國的顏色革命已經發生在我們身邊,我們正處於顏色革命由準備階段向發動階段推進的危局中。這決非無由之言。
  應當明確,今天特指的“顏色革命”,不是真正革命意義上的人民民主運動,本質上都是由西方背後策助的以奪取政權為目的的街頭政治對抗運動。顏色革命的對象選擇,取決於西方壟斷資本利益需要,不管你叫不叫“社會主義”國家,皆有可能中槍,因其選擇標準只有一個,你是不是一個聽命於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的附庸性政權。從這個意義上講,無論你中國搞什麼“主義”,都免不了成為顏色革命對象,因為西方不願意看到一個強大的中國。
  香港與內地雖有差異,但又是密不可分的。自回歸後,香港就一步步成為西方反華勢力蓄謀顛覆中國的橋頭堡和策源地。內地穩則香港可治,內地亂則香港必失。當下中國,錶面的平靜下掩蓋著激烈的利益衝突和思想較量,群體性事件乃至社會風波生起的可能性隨時存在,且完全可以被外部勢力利用,內部也會有策應,儘管我們對這種危險估計不足。就像戰爭總是在睡夢中打響,“於無聲處聽驚雷”是矛盾釀發之必然規律。莫讓今日之“占中”變成明日之占“中”。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顏色革命是資本主義化的產物
  現實緊要的是,中國有沒有辦法避免顏色革命之危?答案是肯定的。一句話: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原則和道路,是防止顏色革命最根本、最有效、最可靠的武器。道理顯而易見,顏色革命在真正搞社會主義的國家不具備條件。因為要搞街頭運動,最基本的條件是民眾的支持和參與,而民眾對一個社會的滿意度評價恰恰與這個社會實際涵有的社會主義因素多少呈正比。
  凡是真正走共同富裕道路、讓群眾實實在在感受到能夠共享發展利益的社會主義社會,政權必定得到廣大人民擁護,敵對勢力想鼓動人民起來“造反”是很難得逞的。
  在這種情況下,西方要顛覆你,就只能以“和平演變”為先手,讓你在“糖衣炮彈”的攻擊下腐蝕和蛻變,在經濟私有化、政治腐敗化的進程中背叛社會主義原則,滋生和積聚起顏色革命所需要的社會矛盾條件,然後再對失去民心的政權搞街頭運動。和平演變是社會性質的轉變,顏色革命是執政權力的更替。前者是後者的準備,後者是前者的結局,且這種結局可能重演多次——因其不過是美國為首的西方利益集團製造附庸國代理人的一種手段,只要目的沒達到就可繼續進行,藉口是隨機可找的。
  回顧總結歷史,世界上的顏色革命,毫無例外都發生在搞資本主義的社會條件下。那些發生在所謂社會主義國家的顏色革命,儘管以推翻共產黨領導為標誌,而實際上其執政的共產黨早已背離社會主義原則,顏色革命是這些國家資本主義和平演變引起社會矛盾激化而被西方勢力利用的結果。前蘇東國家就是證明。從這個意義上講,顏色革命不是社會主義化的產物,而是資本主義化的產物,是在資本主義世界經濟政治體系里國家戰略利益爭奪和較量的產物。現在很多人不願意提和平演變,好像這是“冷戰思維”。其實,要害恰恰是和平演變。和平演變是社會主義國家顏色革命的必經階段,只有和平演變才能釀成顏色革命。不反和平演變,只防顏色革命,無異於舍本求末。
  內地波瀾不驚,源自對黨中央的信心
  我們反思港版顏色革命,西方首選是在這塊資本主義土地上,而不是在社會主義土地上搞嘗試,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利用了當今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下貧富差距懸殊、人們對經濟生活現狀和前景不滿的社會矛盾。正像一些網評借用的那句話,香港問題“是經濟,蠢貨!”一切政治都是為了利益。民主的口號,只有在經濟利益嚴重失衡的社會裡,才會得到人們的相信和響應。這些年中央“惠港”政策和兩地合作促進了香港經濟繁榮發展,可是在香港大資產階級控制下,兩極分化加劇,回歸帶來的紅利並沒有都讓普通民眾共享,反而相對於內地競爭發展,港人原先的“優越感”日漸失落,而輿論操控者有意把這種怨氣轉嫁到中央政府和內地同胞身上。
  這就不難理解,一些追求公平正義、嚮往美好未來的熱血青年,為什麼容易被“民主、自由、獨立”的羽衣誘惑和裹挾,而淪為顏色革命的棋子和炮灰。也就不難理解,今天俄羅斯總統普京,要對付美國的控制顛覆,為什麼不得不重拾曾經擁有的社會主義強國藥方,且能夠贏得民眾的信任和擁護。實踐證明,並將越來越證明,只有社會主義才是民族獨立、國家振興和人民幸福的可靠出路。
  所以,要防顏色革命,必先反和平演變。自古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西方寄希望於港版顏色革命能夠在內地引起連鎖反應,就是因為看到改革開放以來他們和平演變的戰略已經在中國埋下“炸葯”。而之所以未能得逞,相反內地波瀾不驚,原因固然可列若干,但最根本的一條,是因為廣大民眾沒有對執政的共產黨失去信心。
  他們看到了反腐糾風、頓綱治亂、扶正祛邪的行動,相信黨中央能夠代表人民意願,真正堅持走社會主義道路,把準改革開放航向,有效解決當今中國的突出矛盾和問題,給廣大人民帶來文明共富的美好前景,而不願意以國家分裂、社會動亂為代價,把自己的未來命運交給高喊“自由”“民主”口號的外國資本。中央能夠“穩坐釣魚船”的定力,正來自這份底氣。“港亂”有險無驚,最值慶幸的當是這一點。▲(作者本名宋方敏,是昆侖策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解放軍少將)
(編輯:SN171)
創作者介紹

2004

wh82whynq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